没有深厚的功底

2017-12-06 12:21

东北大学以后又南迁四川三台,直到日寇投降,八一五后还乡,于1946年5月迁返沈阳。之前,在沈阳成立了东北临时大学补习班,主任为陈克孚。“东北临大”主要是收容伪满时期各大专院校的在校生。在东大迁回后约半年,“东北临大”即行结束。大部学生并入东大,按照志愿和专业分别编入相应的院系和班级。从此恢复了原东大建筑系。不料,1948年初,当局强制师生集体迁校至北平。1949年元月,北平和平解放。3月上旬,东大师生又返回东北。先到吉林政治学习,半年后回到沈阳。最初校址在铁西,称“沈阳工学院”。此时,建筑系已有三个年级的学生。

流离燕市转徙长安

更重要的是,“东北工学院”建筑系在郭毓麟主任的领导下,团结各位同仁,将老“东北大学”建筑系的办学理念和教学方法,原汁原味地传承下来,起到承前启后的作用。这一功绩是不可磨灭的。

郭毓麟教授为人忠厚,作风朴实;碰到荣誉,总是礼让同仁;团结同事,关心青年的培养成长,对优秀的年轻教师破格晋升,多批送外校进修及听专家讲课。本身长于建筑设计与营造,留下很多作品,是一位品德高尚的建筑前辈、东北工学院的创业者之一。

沈阳设校经始维艰

在“百年树人”的科学殿堂,不应忘记曾经为此添砖加瓦的平凡人和普通人,更不能忘记在历史的传承中作过贡献的前辈和长者。

东北大学工学院建筑系,是中国近现代开创建筑教育的最高学府,汇聚了一批留学有成的归国学子。如到任前即被委任为系主任的梁思成教授,以及任课的林徽因教授、童寯教授、陈植教授、蔡方荫教授,都是我国建筑领域第一代的泰斗。遗憾的是,一个蒸蒸日上的建筑系,仅存在三年,就因九一八事变而夭折了。

九一八事变后,东北大学师生背井离乡,从此开始了流亡生活。经过北平复校,后又西迁长安。此间,《东北大学史稿》中记载,东大西安分校是在1936年2月由原北平东大工学院和补习班组成的。前陕西省农林职业专科学校由于原校舍不敷应用,张学良校长又于附近购得数百亩土地,并拨15万元以建筑教室、宿舍和大礼堂。这项工程是由东大工学院毕业同学郭毓麟等义务设计并监督施工的,不到一年全部竣工。兴建大礼堂时,在墙基内还砌了一块纪念碑,碑上刻有张学良校长的题词:

我国的宋《营造法式》和清《营造则例》,经过梁思成教授的提炼、总结,有了异曲同工之妙。没有深厚的功底,总结不出这种能传之久远的科学规律。但梁思成教授不主张在创作上受其约束,他要求学生能自觉地取其精华,丰富自己的审美观念。这也是能产生“摩登古典”流派之所在。

梁思成、童寯、陈植三位教授都是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建筑系毕业的。这个学校的建筑系在20世纪20年代很有名气。它以法国“美专”(heau-arts)的纯美术教学为主,重视宏观群体的艺术综合,对轻视微观个体的设计和专业技术的综合这些特点与不足作了修改,走上艺术和技术并重,对个体建筑设计加以突出的道路。“宾大”建筑系十分重视构图原理,师法“学院派”在比例尺度、对比微差、韵律序列、统一协调等方面的基本功训练,还很重视素描、速写、水彩及单色渲染的技巧。20年代初期,美国流行“摩登古典”(modernclassic),梁、童、陈三位的授业老师保罗·克瑞特(paulcrel)是其代表人物。1930年,童寯教授承担教职,他十分重视“学院派”“五柱式”的模数制,要求同学能识、能画、能背诵如流、能按模数默画。这种严格训练,使学生终生难忘。

勖尔多士复我河山

在北平时任课教师和兼职教师大部没有随迁回沈。如王之英教授(留日)、赵冬日教授(日本早稻田大学硕士)二位为光复后复校的建筑系第一、二任主任;汪国瑜教授、徐振鹏教授、赵正之教授等,均留在北平。当时回沈教师只有彭埜教授(北京燕京)、贾伯庸教授(日本东京工大)、郑惠南教授(留日,著名雕塑家)、王耀副教授(天津工商)、赵克东副教授(天津工商)等人,主干课教师极为缺乏。后由沈阳工学院副院长去沪招聘,特邀郭毓麟老师回家乡主持建筑系。在郭老师毅然来沈后,刘鸿典教授(东大第二届)、张剑霄教授(天津北洋)、林宣教授(东大第三届)、黄民生教授(上海沪江)、张秀兰讲师(南京中央大学)等人相继到校,从而使当时还称作“沈阳工学院”的建筑系,已经成为师资齐全、力量雄厚的阵营和完整的梯队。摆在面前的教学任务和等待兴建的风雨操场、采矿馆、教工住宅等工程设计,均迎刃而解。直至扩迁到南湖新校址,并改称“东北工学院”,新校区的总平面规划及各系的教学馆、教工住宅区、学生宿舍区及实验室等全面设计任务,均由建筑系承担,并成立了设计室。

至九一八懆遭摧残

东北工学院图书馆藏有早期珍贵的建筑图书和刊物为国内外少有。童寯教授在老东大建筑系讲课时用的西洋建筑史的多箱玻璃幻灯片,转战各地携带身边,爱护备至。在郭毓麟教授任东北工学院建筑系主任期间,童寯教授即将这批具有文物价值的幻灯片完璧归赵。这既呈现了老东北大学建筑系和东北工学院建筑系之间的传承关系,也反映了师徒之间的友爱之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