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79年

2017-12-15 12:10

七八十年代是王余九文学创作的黄金时代。1979年,王余九发表了小说《窗口》。这篇小说就像打开了一扇窗,让人们透过这扇窗去反思十年“文革”给人们生产和生活造成的伤害。评论家刘锡诚在《光明日报》发表题为《向生活的深处开掘》的评论文章,将王余九的《窗口》同韩少功的《月兰》、茹志娟的《剪辑错了的故事》、高晓声的《李顺大造屋》等作品一同列出进行评论,并给予高度评价。安徽省文联原名誉主席,已故作家鲁彦周曾和王余九是文坛挚友,当时鲁彦周创作了《天云山传奇》,而王余九先后创作《虾圆子》等中短篇小说,两人的作品都在省内外产生较大影响,一时成为安徽文坛的佳话。

上世纪六十年代,王余九在工作之余开始了创作。1963年,王余九创作的《捕象的人》在《安徽文学》发表,从此走上文学道路。接着,小说《二十四棵桃树》等作品先后在《安徽文学》等刊物发表,但因为时代的原因,此后十几年王余九几乎没有再进行文学创作。直到1976年,王余九又以《漫流河上的报告》一文重返文坛。

王余九十几岁从军,先后参加了解放战争和大别山剿匪,经历过血雨腥风的洗礼。后来考入安徽师范学院,接受了系统教育。毕业之后,教过书、坐过机关,直至光荣退休。

此后,王余九的《虾圆子》、《雨夜》、《林中》等中短篇小说先后发表。这些作品都有着尖锐的批判风格,批判官僚主义,批判形式主义,批判脱离群众等。当时的霍邱,街头巷尾、稻场圩地,人们争相谈论《虾圆子》,嘲笑其中的“钱局长”。一部文学作品在一个县城有着如此大的影响,实在少见。霍邱真是一块文化的福地,二十多年后,另一位霍邱籍的作家徐贵祥创作了《历史的天空》,并通过同名电视剧的传播,在全国家喻户晓。

近日,知名作家王余九的文学作品选集——《窗口》,经县委党史研究室和县文广新局编辑,由安徽人民出版社正式出版。

越是时代的就越有生命力。王余九的很多作品都具有强烈的时代特点,因而具有长久的生命力。《窗口》等作品所批判的官僚主义、形式主义等,正是眼下我们所批判的“四风”问题。所以,王余九的《窗口》等小说,现在读来仍然有很多警示意义。王余九的作品还具有敏锐的思想性。其中有一篇杂感《老板老板》,针对当时人们称呼中对“老板”一词的滥用,尤其是一些党员干部对自己的上司也称“老板”,王余九进行了委婉的批判。无独有偶,今年10月10日的《人民日报》也发表了《党内称谓容不得江湖气》的文章。文章这样写道:一些脱胎于江湖绿林,裹挟着浓厚封建陋习的“老板”、“总管”、“大哥”等庸俗化的称呼,在某些部门或单位已渗透到党内。并说:称谓容不得半点“江湖气”,党内称谓关乎转作风。人民日报这篇文章的评论角度与十几年前王余九的《老板老板》的批判角度竟然不谋而合。王余九作品思想的敏锐性由此可见一斑。